TAG標簽 | 網站地圖 現代商業雜志社-國內統一刊號:CN11-5392/F,國際標準刊號:ISSN1673-5889,全國中文流通經濟類核心期刊
      熱門搜索:目錄 現代商業雜志 電子商務 新常態下 上市公司 農產品 創新 國有企業 企業 影響

      區域經濟

      當前位置:主頁 > 文章導讀 > 區域經濟 >

      渝東南區域旅游協同發展的路徑研究

      2021-05-21 16:55 來源:www.lejimusic.com 發布:現代商業 閱讀:

      李得發  邵長芬 重慶旅游職業學院

      基金項目:重慶旅游職業學院校級課題“鄉村旅游與鄉村振興協同發展的模式與機制研究”(XJKT-2020-10);重慶旅游職業學大學生創新創業項目“馬上走旅游公眾號”(2019DC02);重慶旅游職業學院旅游管理專業雙基地建設項目階段成果。

      摘要:區域協調發展是縮小地域差異,實現區域經濟社會一體化發展的重要途徑。研究渝東南區域旅游發展的空間差異有助于掌握該區域旅游發展規律和存在問題,對于促進渝東南區域旅游合作和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為了促進渝東南區域旅游整體效益的發揮,需要從旅游產品、產業結構、合作平臺、支撐體系4個方面開展區域旅游合作,構建科學高效的旅游空間秩序,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

      關鍵詞:渝東南;空間差異;區域協同;旅游發展

      關于城鄉和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由來已久,縮小城鄉差距和促進區域協調發展一直都是我國社會經濟發展的主要任務,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必然要求。區域協調發展是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提出的“五個統籌”之一;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將“協調”確定為“五大”發展理念之一;“十三五”規劃提出堅持協調發展,著力形成平衡發展結構的戰略思想,將區域協調發展和城鄉協調發展作為支持民族地區、貧困地區發展和縮小城鄉差距的重要舉措;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城鄉和區域發展不平衡是最大的不平衡;同時,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力度支持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加快發展。由此可見,解決城鄉和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是黨和國家工作任務的重中之重,也是目前和今后亟待解決的難題之一[1]

      隨著旅游業的興盛和發展,旅游產業可能成為帶動貧困地區和生態功能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而目前仍然以行政單元為主的旅游發展思路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全域旅游和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是新時代旅游業發展的主要趨勢,打破行政單元地域邊界的限制,全面優化旅游資源、基礎設施、旅游功能、旅游要素和產業布局,充分發揮區域整體優勢,是縮小城鄉差距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舉措。渝東南地區旅游資源豐富,單從某一行政單元來講其旅游業發展的勢頭相對較強,但是由于缺少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機制,使得旅游整體競爭力不足。因此,建立區域旅游協調發展機制,整合與優化區域旅游空間結構,聯合開發區域旅游產業,有利于縮小區域差異,促進渝東南地區旅游經濟的協調可持續發展,從而構建科學高效的旅游空間秩序。

      一、研究區概況

      渝東南是指由重慶東南地區的6個區縣所組成的區域,包括武隆區、黔江區、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石柱土家族自治縣兩區四縣,全部為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確定的國家級貧困縣,國土面積1.98萬平方公里,截止2018年常住人口273.37萬人。該區域地處武陵山區,東經107°13′109°19′,北緯28°9′30°33′,是土家族苗族聚居為主體的少數民族聚集區,同時又是國家集中連片貧困地區,革命老區和生態脆弱區,特殊的地理環境和社會條件造就了渝東南地區的特殊性。

      渝東南地區旅游資源豐富,旅游資源單體有1484個,囊括了旅游資源的6大類型,基本類型多達52個,覆蓋了74個基本類型的70.27%[2]。截止2018年,渝東南地區主要旅游景區景點有116個,其中A級旅游景區29處,5A4A級旅游景區占A級旅游景區總數的66%;擁有星級飯店18家,其中,五星級1家,四星級5家,三星級8家,二星級4家;國內旅行社20家,出境旅行社1家。根據根據渝東南各區縣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5-2018年),自2015年以來,渝東南游客接待量和旅游收入持續增長,分別從2015年的5825.8萬人次和280.44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11349.2萬人次和547.42億元,年均增長幅度分別為24.9126.43。其主要原因是基礎設施條件大為改善,旅游設施逐步完善,旅游服務水平逐漸提高,但是受環境、區位和歷史等多方面的約束和影響,目前區域旅游發展水平仍處于全市較低水平,總量小、層次低、自我發展能力不強、基礎性支撐能力薄弱、生態環境脆弱、貧困程度深等問題成為制約渝東南區域旅游協調發展和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的主要障礙[3]

      依據《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渝東南屬于武陵山區生物多樣性及水土保持生態功能區,是提供生態產品為主體功能的地區,也提供一定的農產品、服務產品和工業品,因此,面對“保護與發展”的兩難抉擇,要實現脫貧致富和鄉村振興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發展目標,發展旅游業以提供生態旅游產品、特色農產品、旅游服務產品和無污染的工業品成為渝東南經濟社會發展和脫貧致富的主要發展路徑選擇。從區域協調發展的視角研究就渝東南旅游發展的空間差異,整合區域旅游資源,優化旅游空間結構,探索區域旅游合作機制,是推動渝東南區域旅游協調發展和旅游區域一體化建設的重要措施,對于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和脫貧致富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

      二、旅游發展水平聚類分析

      使用游客接待量、旅游綜合收入、旅游景點數量、旅游資源得分、客源地距離5個影響因子作為聚類變量(表1),使用SPSS系統聚類分析中的最小離差平方和與歐式距離對渝東南區域旅游發展水平進行聚類分析。

      樣本相似性度量采用歐幾里得距離,表達式為:

      渝東南區域旅游協同發展的路徑研究

      根據聚類結果,可將渝東南區域旅游經濟發展水平劃分為三個梯度層次,分別為一級發展區(武隆)、二級發展區(黔江、彭水)、三級發展區(酉陽、石柱、秀山)。武隆旅游收入規模、旅游資源規模、旅游綜合競爭力均處于區域平均水平之上,且旅游收入規模和旅游綜合競爭力位于區域領先地位,在整個渝東南區域中起到核心帶動作用,因此被劃入一級發展區,可以命名為優勢旅游發展區。彭水雖然旅游資源規模不足,但旅游綜合競爭力和旅游收入規模都高于區域平均水平,而黔江三者都略高于區域平均水平,其旅游綜合競爭力與彭水相當,但是黔江和彭水兩者旅游綜合競爭力都與武隆有一定的差距,因此黔江和彭水被劃入二級發展區,可將其命名為一般旅游發展區。而處在第三層級的石柱、酉陽、彭水除了石柱和酉陽在旅游資源規模方面高于區域平均水平之外,三者其他指標全都低于區域平均水平,在區域競爭中處于劣勢地位,因此被劃入三級發展區,將其命名為劣勢旅游發展區,如圖1所示。

      圖1  渝東南旅游經濟發展水平分類圖

      1  渝東南旅游經濟發展水平分類圖

      三、旅游規模首位度分析

          為了進一步明確渝東南旅游經濟規模的分布規律以及首位地區與其他地區的關系,根據首位度的初始定義,引入首位度指標研究渝東南旅游經濟規模的分布規律,旅游經濟的首位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區域旅游城市體系中旅游發展要素在旅游經濟規模最高地區的集中程度。一般認為首位度指數應該包括2 城市指數、4 城市指數和11 城市指數[4]。表達式為:

      S2=P1/P2                                                            (5)

      S4=P1/(P2+P3+P4)                                                    (6)

      S11=2P1/(P2+P3+…+P11)                                              (7)

      式中,S2S4S11 為旅游經濟首位指數;P1P2… P11 為各區縣按旅游經濟規模從大到小的排序。按照位序-規模律的原理,在旅游經濟分布比較理想的狀況下,2城市指數首位度數值為24城市指數和11城市指數都應該是1S大于2(或1)時,說明區域旅游經濟規模分布越集中,高位旅游地區發育比較突出,低位旅游地區發育不夠;S小于2(或1)時,說明區域旅游經濟規模分布越分散,中間位序的旅游地區較多,高位旅游地區的發育程度較低。

      結合表1中各區縣的旅游綜合收入排序分別使用2 城市指數和4 城市指數對渝東南區域旅游經濟規模首位度進行分析,經計算可得各區縣旅游經濟規模首位度指數(表2)。

      2  渝東南各區縣旅游經濟規模首位度指數

      首位度指數

      武隆

      彭水

      黔江

      酉陽

      石柱

      秀山

      S2

      1.34

      1.04

      1.62

      1.03

      1.36

      S4

      0.53

      0.47

      0.60

      通過比較可以看出,按照2城市指數計算的首位度指數武隆、彭水、黔江、酉陽、石柱都小于2,按照4城市指數計算的首位度指數武隆、彭水、黔江也都小于1,說明渝東南區域旅游經濟規模空間分布比較分散,6個區縣旅游經濟規模發育程度普遍較低,中低位序的旅游地區較多,高位旅游地區的發育程度較低,區域旅游發展的增長極尚未形成。但是單從旅游綜合收入來看,武隆和黔江旅游經濟規模的首位度略高于其他地區,表現出較好的發展潛力,因此具有形成區域旅游經濟增長極的可能。

      四、區域旅游協同發展的路徑

      區域經濟協同發展是指,區域的各子區域之間在經濟發展層面上相互分工與合作、協同與共生,從而形成各個區域經濟高效協調健康發展的聯動過程[5]。區域旅游經濟協同發展有利于發揮不同地區旅游資源優勢,通過地區間的合作與創新,整合優勢旅游資源,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從而促進地區間優勢互補和區域整體旅游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根據核心邊緣理論和協同理論的相關原理,區域協調發展需要從互不關聯和孤立發展的狀態走向彼此聯系和相互關聯的平衡發展的區域系統,遠離平衡狀態的開放系統可以通過與外界的物質或能量交換使其自發地走向時間、空間和功能上的有序結構。由于渝東南區域旅游結構性發展嚴重失衡,以及以行政單元各自發展旅游業的政策定位導致區域旅游協同發展機制缺失,為了促進渝東南區域旅游協調發展,需要采取必要的旅游協同發展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一)錯位開發特色旅游產品

      旅游產品和旅游資源是發展旅游產業的基礎條件,決定著區域旅游產業空間布局和地區在區域旅游合作中的地位。渝東南旅游資源豐富,特別是近幾年隨著國家對發展旅游業的政策傾斜,旅游開發力度持續增強,各地區對旅游資源的開發處于白熾化階段,但不免導致旅游產品同質化現象產生,渝東南有自然度假區38個,休閑度假區16個,農業觀光園14個,少數民族古鎮多達42個,鄉村農家樂、采摘園更是數不勝數,而這些旅游產品大多數極為雷同,旅游資源的不合理開發及過度開發不但造成旅游資源浪費,而且不利于旅游產業空間布局和區域協同發展。區域旅游協同發展是以地區優勢互補為基礎,獨特的、差異化的、互補性的旅游產品開發是實現區域合作的前提條件,依靠差異化的資源和服務不同地區之間取長補短,促進區域旅游資源的合理利用與有效開發,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建設。因此,在實施旅游產品差別化開發戰略的同時,按照資源共享、優勢互補、互促互進的原則整合渝東南區域旅游資源,整體設計、整體開發、整體營銷,突出渝東南區域整體旅游產品特色,不斷增強區域旅游綜合競爭力。

      (二)優化配置旅游產業結構

      旅游產業結構是通過不同地區間旅游要素的相互流動和相互作用,逐漸在空間上集聚而形成的空間結構形態,反映了不同旅游要素間的組合關系以及在在區域內的空間分布情況。由于缺少區域旅游產業的整合機制與措施,加上渝東南旅游資源和旅游要素空間分布不均衡,以及地區間旅游產業合作基礎薄弱,導致各個地區在區域旅游產業發展中的分工與協作失調。因此,根據渝東南旅游資源和旅游要素空間分布,以市場需求為導向,按照差別化發展戰略,從區域整體角度對旅游資源和旅游要素進行優化與重組,促進區域資源優勢互補和有效配置,重點開發區域特色旅游節點,打通區域旅游協同發展通道,建立區域綜合旅游集散中心,完善區域和地區旅游線路,構建規模等級結構合理和旅游產品豐富完整的旅游產業結構,推動區域旅游協調發展和各地區在區域旅游產業中的分工與協作。在渝東南旅游產業發展中,重點培育黔江旅游經濟增長極,打造武隆、酉陽兩大旅游經濟增長中心,沿渝懷鐵路和烏江流域構建渝東南旅游經濟帶,形成“一心、兩點、六區、一帶”的旅游空間結構。

      (三)深化建設共享合作平臺

      區域旅游經濟的有序發展離不開一個良好的發展平臺為其提供重要保障,由于渝東南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環境條件,現存的旅游發展服務機構很難滿足其發展需求。依托“武陵山旅游發展聯盟”和“渝東南區域旅游協作組織”2大旅游服務平臺,立足于渝東南旅游資源特色和發展實際,從區域一體化發展角度深化建設包括各級政府旅游職能部門、區域內各旅游景區、旅游企業和職業院校共建共享的旅游發展服務機構。明確相關利益主體的責權與分工,制訂成本分擔與利益共享機制,打破行政單元界限的束縛和障礙,通過市場主導共生界面,在政策、文化、資源、信息、技術、資金、設施等方面采取全方位合作,建立有利于區域旅游協同發展的長效運行機制,保障區域旅游協同發展,促進區域旅游經濟在空間形態上聚集,為旅游要素流動和旅游產品創新提供良好的發展環境,實現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

      (四)強化發展產業支撐體系

      旅游產業支撐體系的建設與發展決定著地區旅游發展實力和區域旅游經濟的均衡發展,其內容主要包括旅游基礎設施、旅游服務設施、旅游人力資源和旅游信息系統四大部分構成,其中旅游基礎設施包括道路交通、給排水、電力通迅、環衛設施等內容;旅游服務設施包括餐飲、住宿、接待、購物、娛樂的相關設施設備;旅游人力資源包括管理、服務、策劃等旅游相關人才;旅游信息系統包括信息管理與傳輸、信息加工與處理、信息查詢與應用等方面。渝東南屬于“老少邊窮”地區,存在旅游基礎設施不健全,旅游服務設施不完善,旅游人力資源不充分,旅游信息化建設緩慢等多種問題并存,旅游要素配置供需矛盾突出導致渝東南旅游市場發展滯后。面對旅游要素不足和配置不合理的困境,需要從區域整體層面對旅游要素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市場配置和政府引導建設等多種途徑,加強渝東南地區基礎性和服務性旅游設施建設,大力引進高層次旅游專業人才,提高旅游信息化建設水平,促使旅游要素配置與地區旅游市場發展需求相匹配,形成區域大旅游與地區全域旅游相銜接的良性循環發展模式。

      五、結論與討論

      以渝東南兩區四縣為研究對象,特殊的地理環境與落后的社會經濟條件并存使渝東南成為依靠旅游業發展實現鄉村振興和脫貧致富的典型區域,研究結果表明:

      (一)渝東南有著得天獨厚的旅游資源,旅游資源種類豐富、類型齊全,但是這些旅游資源的空間分布極不均衡,地區間旅游資源品質和規模差異較大,受貧困落后的社會經濟和脆弱的生態環境的制約,使得渝東南旅游資源開發存在開發難度大、開發進程緩慢、開發層次低等多種問題,在不同程度上影響和制約著渝東南區域旅游的整體開發以及區域旅游的協同發展。

      (二)根據系統聚類分析結果表明,可將渝東南旅游發展能力劃分為高、中、低3個發展層級,武隆旅游發展能力最強被劃分為一級發展地區;黔江、彭水旅游發展能力較強被劃分為二級發展地區,石柱、酉陽、秀山旅游發展能力較弱被劃分為三級發展地區。

      (三)旅游發展規模首位度分析表明,不論是2城市指數還是4城市指數都反映出渝東南旅游經濟規模發育程度普遍較低,空間分布較為分散,區域競爭力不足,但武隆和黔江的旅游發展規模首位度在6個區縣中較高有可能形成區域旅游經濟增長中心。

      從渝東南區域旅游發展的實際可以看出,以區縣級行政單元發展旅游方法很難發揮區域旅游資源的優勢和潛力,區域旅游應該走一體化發展的道路。因此,在不同的行政單元之間優化配置區域旅游資源和產業結構,加強旅游產業支撐體系建設,針對不同的地區和旅游資源品質錯位開發特色旅游產品,構建區域旅游共享合作平臺,促進區域旅游業的差異化發展和協同發展機制是形成旅游區域一體化發展的重要保障。

      參考文獻:

      [1]景后寅.區域協作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N].中國縣域經濟報,2012-01-12(007).

      [2]湯建容,何悅.渝東南民族地區旅游資源檔案整理與研究[J].蘭臺世界,2013(26): 84-85.

      [3]馮偉林,陶聰沖.西南民族地區旅游扶貧績效評價研究——以重慶武陵山片區為調查對象[J].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2017,38(06):157-163.

      [4]李會,王利,趙彪.遼寧省城鎮體系分形研究[J].國土與自然資源研究,2014(04):50-52.

      [5]賈淑穎.京津冀裝備制造業協同發展機制研究[D].天津師范大學,2016.

      推薦內容
      相關內容
      發表評論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